补充胶原蛋白究竟有没有用?科学文献来回答你

| 分类: | 热度: 136 ℃

关于胶原蛋白一直争议颇多,两极分化趋势明显,商家把胶原蛋白吹嘘的神乎其神,吃了他们家的胶原蛋白,皮肤变好了,皱纹没有了,睡眠改善了,腰腿不疼了。而科普类平台的主流趋势是抨击胶原蛋白,认为吃到肚子里会被分解成氨基酸,而这些氨基酸可能合成任何蛋白质而不一定是胶原蛋白,也就是说你吃了几乎等于白吃。那么,补充胶原蛋白究竟有没有用?发懵的消费者如何从矛盾的信息中找到真相?

很简单,最科学的办法就是:看文献!用数据说话总是没错的,以下是我们从海量文献中吐血总结的胶原蛋白最新研究进展,希望能帮助让大家用理性的眼光看清胶原蛋白这个传奇。实验证明:服用胶原蛋白水解产物可以提高皮肤弹性、增加含水量和减少皱纹。在科普网站中叫嚣“吃胶原蛋白能让皮肤变好根本没有科学依据”的人可以洗洗睡了,请问,“聪明绝顶”的你们喷这句话之前真的搜过文献吗?

首先我们看看研究人员给出的动物实验结果:

2006年 日本北海道酪农学园大学的Naoya MATSUDA等发表了一篇文章【1】。他们把9头66天大的猪分成三组,一组喂标准化饲料,一组标准化饲料+胶原蛋白肽(来自猪皮,分子量在3000-5000道尔顿,每天吃0.2g/kg),一组标准化饲料+乳清蛋白(奶粉里,增肌蛋白粉里很常见的蛋白来源)。

补充胶原蛋白究竟有没有用?科学文献来回答你

持续喂养62天之后,观察猪皮肤真皮层的纤维细胞(负责生产胶原蛋白的细胞)的数量、胶原蛋白纤维的密度和直径来评价这三种处理的效果。

结果发现,吃了胶原蛋白肽的猪单位面积的成纤维细胞数显著增多了,胶原蛋白纤维密度变高、直径也变大了。而对照组,也就是吃标准化饲料的猪和吃饲料加乳清蛋白的猪真皮层里没有发现这种变化。

补充胶原蛋白究竟有没有用?科学文献来回答你

A、喂食标准化饲料;B、喂食标准化饲料+乳清蛋白;C、喂食标准化饲料+胶原蛋白肽。(黑色圆点为胶原蛋白纤维横截面

除此之外,我国的研究人员发表论文指出,雄性大鼠口服鱼胶原蛋白水解物能抑制老化皮肤中的胶原蛋白的流失和胶原蛋白网的破裂【2】。Shimizu J. 等发现给小鼠服用胶原蛋白二肽Pro-Hyp和Hyp-Gly后可以显著提高角质层含水量,修复皮肤屏障功能【3】。

补充胶原蛋白究竟有没有用?科学文献来回答你

看完动物的,再看看人体试验结果:2014年,Proksch E等把114名45-65岁的女性随机分成两组进行双盲实验。

每组分别接受2.5g胶原蛋白肽或安慰剂,每天一次,持续8周。8周后摄入胶原蛋白肽组与安慰剂组相比眼部皱纹面积显著降低。

补充胶原蛋白究竟有没有用?科学文献来回答你

2015年,Asserin J. 等在双盲实验中发现,口服胶原蛋白水解产物的实验组从第4周起就观察到了胶原蛋白密度的增加和胶原蛋白网络破损程度的降低,到第8周胶原蛋白组的皮肤水合作用显著增加。这些效果在停药后4周仍可以持续保持【5】。

2016年,Inoue N. 等在随机双盲临床研究中发现,摄入生物活性胶原蛋白水解物可以改善面部皮肤状况,包括面部皮肤水分,弹性,皱纹和粗糙度,并减少面部老化迹象,另外,他们还通过血液测试评估了这些肽作为膳食补充剂的安全性【6】。

胶原蛋白作用原理

动物的、人体的实验结果都有了,该到了讨论“为什么”的时候,小的胶原蛋白肽(寡肽)可以直接被肠道吸收并送往皮肤,一直以来大众对蛋白质在人体内的消化和吸收的认知还停留在“蛋白质需要分解成多肽-寡肽-氨基酸后才能被身体利用”的水平。不错,无论你吃鸡胸肉也好吃猪皮也罢,最终都会分解成氨基酸,部分氨基酸会通过血液循环被输送到真皮层,然后在成纤维细胞里面被用来合成新的胶原蛋白。在这一层面,说吃胶原蛋白跟吃其它蛋白质没什么两样是勉强可以接受的。

那如何解释在实验中,吃乳清蛋白的猪的皮肤没有变得跟吃胶原蛋白的猪一样好呢【1】?其实,无论是实验动物还是人体试验都发现,一些小的寡肽(比如Pro-HypGly-Pro-Hyp)可以直接被吸收到血液中【7、8、9】。另外,2010年一篇报道指出【7】,给小鼠服用胶原蛋白水解产物后,皮肤中的三肽含量迅速升高,这种高水平可以维持到给药后的14天。这说明,虽然经过了消化系统的重重关卡,仍然会有部分肽段会被保留、吸收并送往目的地:皮肤!

补充胶原蛋白究竟有没有用?科学文献来回答你

寡肽在真皮层的作用

研究表明,胶原蛋白水解出来的寡肽可以通过激活Smad信号通路,上调TGF-βRII表达水平,从而增加I型和III型前胶原mRNA(COL1A2和COL3A1)的表达。同时,还可以减弱能够MMP1的表达,而MMP1是负责剪断胶原蛋白网的金属蛋白【2】。

简单的说,就是寡肽即可以激活胶原蛋白的产生,又可以抑制胶原蛋白网的破坏分子MMP1。

补充胶原蛋白究竟有没有用?科学文献来回答你

另外,寡肽还可以影响皮肤角质形成细胞和成纤维细胞里部分基因的表达【10】,以及诱导胶原蛋白以及透明质酸的产生【5】。还有就是,口服胶原蛋白水解产物还可以刺激成纤维细胞数量的增加【1】。

参考文献

1. Naoya MATSUDA, Yoh-ichi KOYAMA, Yoshinao HOSAKA,et al. Effects of Ingestion of Collagen Peptide on Collagen Fibrils and Glycosaminoglycans in the Dermis. J Nutr Sci Vitaminol 2006; 52, 211–215.

2. Liang J, Pei X, Zhang Z, et al. The protective effects of long-term oral administration of marine collagen hydrolysate from chum salmon on collagen matrix homeostasis in the chronological aged skin of Sprague-Dawley male rats. J Food Sci. 2010 Oct;75(8):H230-8.

3. Shimizu J,Asami N,Kataoka A, et al.Oral collagen-derived dipeptides, prolyl-hydroxyproline and hydroxyprolyl-glycine, ameliorate skin barrier dysfunction and alter gene expression profiles in the skin.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2015 Jan 9;456(2):626-30.

4. Proksch E, Schunck M, Zague V, et al. Oral intake of specific bioactive collagen peptides reduces skin wrinkles and increases dermal matrix synthesis. Skin Pharmacol Physiol. 2014;27(3):113-9

5. Asserin J, Lati E, Shioya T, Prawitt J. The effect of oral collagen peptide supplementation on skin moisture and the dermal collagen network: evidence from an ex vivo model and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s. J Cosmet Dermatol. 2015 Dec;14(4):291-301

6. Inoue N, Sugihara F, Wang X. Ingestion of bioactive collagen hydrolysates enhance facial skin moisture and elasticity and reduce facial ageing signs in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clinical study. J Sci Food Agric. 2016 Sep;96(12):4077-81.

7. Oesser S, Adam M, Babel W, Seifert J. Oral administration of (14)C labeled gelatin hydrolysate leads to an accumulation of radioactivity in cartilage of mice (C57/BL). J Nutr 1999; 129(10): 1891-5.

8. Iwai K, Hasegawa T, Taguchi Y, et al. Identification of food- derived collagen peptides in human blood after oral ingestion of gelatin hydrolysates. J Agric Food Chem 2005; 53(16): 6531-6.

9. Ohara H, Matsumoto H, Ito K, et al. Comparison of quantity and structures of hydroxyproline-containing peptides in human blood after oral ingestion of gelatin hydrolysates from different sources. J Agric Food Chem 2007; 55(4): 1532-5.

10. Watanabe-Kamiyama M, Shimizu M, Kamiyama S, et al. Absorption and effectiveness of orally administered low molecular weight collagen hydrolysate in rats. J Agric Food Chem 2010; 58(2): 835-41.

声明: 德国海淘攻略购物折扣优惠码 DGMMM德国慢慢买 是一家中立的,致力于帮助广大网友在网购时能买到性价比更高商品的分享平台,每天为网友们提供丰富、准确、新鲜的网上商品、特价资讯等信息。本站信息大部分来自于网友爆料,如果您发现了优质的商品或好的价格,不妨爆料给我们吧(谢绝任何商业爆料)!

0条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姓名 (必填)
邮箱 (必填)
网站

暂时木有评论